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热点新闻 -> 其他球类:重振东莞斯诺克辉煌之路!用斯诺克名义为东莞体育加分、添彩!!

其他球类:重振东莞斯诺克辉煌之路!用斯诺克名义为东莞体育加分、添彩!!



斯诺克一项发源于英国的绅士运动,是一项集智慧、体力、战略为一体的高端绅士运动项目之一。现今在距其万里开外的中国迅猛生根发芽,并一度因丁俊晖、梁文博等中国名将的崛起而风靡一时。更难得可贵的是,丁俊晖、梁文博等多位世界著名选手都是从东莞走向成功的!而在中国的斯诺克版图上,东莞无疑是最重要的一块,外界普遍认为,将东莞定位为“中国的斯诺克之乡”也是实至名归。

    2014年3月,CBSA世界巡回赛东莞站的比赛在东城体育公园如期举行,这是该年度世巡赛中国站的第4站,也是最后一站。东莞承办如此规模和级别的赛事,尚属首次,对“中国斯诺克之乡”而言,多少有些“迟到”的味道。然而,作为一个制造业盛极一时的城市,东莞是如何一步一步演变成斯诺克界的东方明珠呢?在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所带来的短暂低迷后,“中国斯诺克之乡”又该如何破雾前行、其中的故事颇为耐人寻味?!紧跟着的2014年至2017年,东莞一度成功举办了《2014年中国斯诺克青年系列赛》、《世界斯诺克巡回赛分区赛》、《2015年中国斯诺克青年系列赛全国总决赛》《2018“万图斯瑞.莎色”杯职业女子斯诺克精英挑战赛》等不同规格的斯诺克台球赛事……


  

2018年711日,IBSF世界青年斯诺克锦标赛进入最后一个比赛日的争夺。在男子U21组别的决赛中,来自甘肃的小将吴宜泽在1-4落后的情况下6-4逆转泰国新星彭萨坤问鼎冠军。女子U21组别冠军由来自泰国的娜普拉差获得,我国选手白雨露屈居亚军。白雨露更是师从中国台球协会青少年发展委员会委员、著名斯诺克高级教练员李建兵先生多年。除了白雨露外,同门师兄赵剑波在本届比赛表现也同样优异,获得男子21岁组第三名;难得可贵的是,在2016的该项比赛中,白雨露、赵剑波等同门师兄,徐思更是获得了该项赛事的总冠军,站到最高的领奖台。从那以后,紧跟丁俊晖、梁文博,同期的颜丙涛,步入了职业选手之门,站到了更高的舞台与平台,2017年更是活动世台联办法的最佳新人奖项。除李建兵教练多名爱徒成绩优异,另有东莞刘星臣教练的两名弟子同时参加了本次比赛,也在该届赛事上有精彩表现。


“种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

东莞的斯诺克最初兴起时间是上世纪80年代。“东英桌球俱乐部”创立后,不少民间高手相继打着“切磋”的旗号前来“踢馆”,东莞的斯诺克氛围随之日渐浓厚,在市民中逐渐普及。

起步

  1 “烧钱”带浓东莞斯诺克氛围

说起东莞的斯诺克,有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他就是东莞斯诺克界教父级的人物、莞城商人张毅图。

张毅图为人沉稳,行事低调,据他回忆,东莞的斯诺克最早兴起时间应该是上世纪80年代,因为和香港、深圳比较近,迎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这项起源于英伦的运动慢慢进入内陆,并最终出现在普通民众的视野当中。

因为生意的缘故,张毅图和吴生、黎生两位朋友在深圳开始接触到了斯诺克。当时,斯诺克的玩法有别于“黑8”的规则,而且更加变化多端,对思维的缜密性和心态的要求非常高。经香港朋友推荐,他们一下子就爱上了这项带有绅士气息的运动。

彼时的东莞,改革的步伐刚启动不久,娱乐的方式和场所都非常匮乏,张毅图和他的朋友找了很久才发现可以打斯诺克的地方,但零星的几个场所一到晚上便早早关门闭馆,“让人难以尽兴”。

在这种情况下,已有些沉迷的张毅图和两位朋友商议合伙开一家球馆,三人一拍即合。就这样,在东莞,甚至中国斯诺克界都享有盛名的“东英桌球俱乐部”于1995年应运而生。最初,为了自己打起来畅快,他们还耗巨资购置了一批最顶尖的设备,并对球馆进行了一番豪华装修。

第一代斯诺克国手纷纷慕名来投

正所谓“种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东英设备一流的消息逐渐在斯诺克界传开了。加上几个创始人“重义疏财”的江湖名声,不少原本聚集在深圳、广州等地的国手级球员纷纷慕名来投,比如李建兵、蔡剑忠等。

东英创立后,不少民间高手相继打着“切磋”的旗号前来“踢馆”,三人虽沉迷该运动,实力上却和职业选手尚有差距。为了擦亮招牌,张毅图和吴生、黎生遂萌生了招募职业球员的想法。

随后,以李建兵和蔡剑忠为代表的第一批斯诺克好手开始云集东莞,这也成为吸引丁俊晖和梁文博等人的父母千里迢迢携子来莞学球的重要原因。目前,李建兵已扎根东莞,办起了自己的桌球俱乐部,他在参加各种比赛的同时,还做着教练的工作。2014世巡赛东莞站的比赛中,李建兵师徒4人并肩出战,声势不小。

谈到当初来莞的原因,李建兵充满感激之情,并直言东英的创始人是“生命中的贵人”。“当时我们想出国比赛,但是经费上捉襟见肘,后来听说东英的几位创始人都非常喜欢这项运动,也非常豪爽,所以就结伴去了。他们开的工资还真不低。我们都很感动。”李建兵说。

民间筹资举办斯诺克全国比赛

就这样,东莞的斯诺克氛围日渐浓厚,在市民中的普及程度也慢慢提高。据张毅图统计,上世纪90年代左右,东莞的斯诺克俱乐部最多也就10家左右,随着东英的成立和一帮好手的云集,其他投资者也开始将目光聚焦在斯诺克项目上,至2000年左右,东莞主营斯诺克业务的俱乐部达到了骇人的200家,“这种规模和水平在国内至少排在前三”。

如果说张、吴、蔡三人起初的投资纯粹出于兴趣的话,那1997年的行为简直可以称为“烧钱”了。那一年,为了给全国斯诺克高手们提供一个真刀实枪比拼的机会,他们甚至自筹资金组织了一个全国比赛。为了推动该赛事,东莞市台球协会因此而建立。

虽然彼时,东英迫于生存,已开始边培养职业选手边对外营业,但微薄的收入和因兴趣而催生的一些开支显然并不对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吴和蔡两人渐生退意。因为朋友的关系,加上对斯诺克感情深厚,不想经营下去的他们干脆将全部股份都赠送给了张毅图,要求只有一个:“无论怎么样,东英都不要关门。”

名人摇篮现“87黄金一代”井喷盛景

当年,来自江苏宜兴的11岁小男孩丁俊晖叩开了东英的大门,在东莞“斯诺克之乡”的名誉簿上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除了丁俊晖和梁文博之外,还有田鹏飞和刘闯等现已名满中国的斯诺克选手。这群年轻人被称为“87黄金一代”。


发展

 2 丁俊晖和梁文博等人来莞学球

随后,张毅图以一己之力支撑着东英。1998年,一个极其普通的年份,然而对东莞斯诺克发展历史来说,它又极不普通。当年,一个来自江苏宜兴的11岁小男孩叩开了东英的大门,在东莞“斯诺克之乡”的名誉簿上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就是丁俊晖。

差不多同时期来莞求学的,除了丁俊晖和梁文博之外,还有田鹏飞和刘闯等现已名满中国的斯诺克选手。因为他们都出生于1987年前后,所以张毅图干脆称这群年轻人为“87黄金一代”。

现在再回头评论一下东英成立之初的一些“烧钱”之举,张毅图和李建兵都认为“是一种很值得的,有远见的行为”。如果不是这么“烧钱”,东英不会买来全国一流的硬件设施,无法聚拢豪华的执教团队,东莞的斯诺克氛围也不可能被带动起来,当然,丁俊晖、梁文博等人的父母自然也不可能带着孩子慕名而来。

“丁俊晖来的时候,基本不说话的,非常内敛。”这是张毅图对丁俊晖的印象,李建兵记忆中的丁俊晖也大抵相似,“不太爱说话,但是非常勤奋,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外,其他时间基本都在练球。”

因为觉得“这孩子还不错,天分很高”,张毅图将丁俊晖留了下来,并安排他的母亲在球馆从事一些洗衣、扫地之类的杂事,雇其父亲丁文钧教小球员们打球、进行心理辅导等。因为父母都在身旁,且一家人生活没有后顾之忧,丁俊晖打起球来更加心无旁骛,球技也迅速提高。

“87黄金一代”现井喷盛景

当然,张毅图和丁文钧注定是一对互相成全的朋友,因为张的点头,丁俊晖得以留下来打球、师从水平更高的职业球员、参加各种高水平赛事,实力一日千里。而因为丁文钧的存在,“87黄金一代”得到了很好的照料,为这批孩子日后井喷式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老丁太懂球了,有他管理俱乐部和这些孩子,我操的心就少多了。他走后,我再也没能找到这么懂球,又这么爱孩子的人帮我打理了。”张毅图不无遗憾地表示。

抽出身来的张毅图不仅开始推动东莞各俱乐部间的联动,还积极促成了“中港对抗赛”等各项高水平赛事,当时连傅家俊等人都来了,香港选手重防守,大陆球员擅进攻,一张一弛,对小球员们的成长帮助极大。

在这种环境下,以丁俊晖为代表的“87黄金一代”的崛起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在电视转播的带动下,先是丁俊晖,然后是梁文博、田鹏飞等人,东莞的斯诺克人才一个接一个,犹如雨后春笋般涌入大众的视野。

经济危机延缓斯诺克发展势头

因为丁梁等人的带动,东莞的斯诺克俱乐部也成批地冒了出来,最高峰时超过300家,仅长安镇,巅峰时期就有38家斯诺克俱乐部,张毅图及其他斯诺克爱好者们想打球却找不到场地的时代从此一去不复返。

就在一批贴着“东莞”标签的选手在各项国家级,甚至世界级的比赛中过关斩将,威震八方,引领中国斯诺克界的潮流时,一场金融风暴使百余家斯诺克俱乐部关门停业,部分小球员转战北京、上海等地,东莞的斯诺克运动迎来挑战。

“斯诺克是一项对逻辑思维要求非常高的运动,同时还要求打球者的心能静得下来,因此深受一些企业技术人员和高管的青睐,而且这些人的经济条件都不错,东莞又是制造业名城,所以斯诺克运动能如此繁盛。”张毅图回忆,2008经济危机之后,不少企业未能挺过寒冬,有些选择撤离,氛围因此淡了下来。

当然,李建兵所持意见和张毅图大相径庭,他认为金融危机对斯诺克的冲击并没有那么大,只是因为名人效应后,市场盲目跟风的行为而已。近三分之一的球馆关门不过是一个挤掉泡沫的过程。


出路

3 东莞小球手开始在国内崭露头角

自此之后,东莞斯诺克人才在各级赛事中一家独大的优势遭到遏制,随着“东莞模式”被批量复制,其他城市斯诺克选手的水平也日渐提高,尤其是北京和上海等地。

世界斯诺克巡回赛中国区的赛事总监倪浩日前透露,“这并非表示东莞在退步,只是相比之下,我们的进步没那么快。”

据不完全统计,东莞目前共有近200家桌球俱乐部,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出于老板的个人兴趣而建立起来的,像当初的东英一样;另一类则是出于盈利的目的。在这些俱乐部中,有一部分除经营之外还在培养小球员。

而李建兵、刘新臣等人的俱乐部在培养小球员时基本走的是“全托”模式。目前这些孩子已逐渐在少年组的比赛中崭露头角,本次世巡赛东莞站的比赛,6名东莞本土球手中除李健兵外,其余5名皆是小球员,徐思、方雄慢、马崟株和贺国强齐齐闯过了首轮关。

市际联赛能推动斯诺克快速发展

虽然张毅图、李建兵等业内人士都承认“丁俊晖”模式难以复制,但跟丁俊晖一样天赋异禀的小球员并不少见。本次公开赛最小球员范争一就是其中一位,他的实力和掌控能力令不少成年球员叹为观止,丁俊晖的教练伍文忠就看好小范的前途。

但无论如何,东莞过去“一枝独秀”的局面恐难再现,如何在众多城市的“围剿”中顺利突围是摆在东莞斯诺克人面前的一道难题。为了改变窘境,在张毅图、李建兵等人的推动和组织下,本年度世界斯诺克巡回赛最终落户东莞,丁俊晖首轮比赛结束后就表示,“这样的比赛为东莞以后承接更高级别的比赛提供了积累经验的机会。”

赛事组委会日前对外透露,“本届比赛后,东莞或将建立专业的斯诺克培训基地和培养专业人才的学校。”如果“梦想”真能照进现实,东莞的斯诺克水平无疑将会往前跨越一大步。

除此之外,东莞市内的职业斯诺克联赛也呼之欲出,这种模式在上海已试行了两年,目前效果良好。中国台球协会也正在筹划创立中国斯诺克联赛,如果东莞能提前,无疑是占了先机,到时一旦国家职业联赛推出,东莞直接并轨就行。

专业学校为球员成长提供多样选择

“目前,我们需要的是政府支持,如果政府能出面,企业牵头,市联赛应该很快就能推出,到时,各俱乐部球员间经常会有比赛,大家水平提高起来也快,目前真是万事俱备,就缺资金。”张毅图说。

而李建兵则画好了蓝图,“如果政府能支持,有学校愿意提供场地,那专业学生就有了接受正规教育的机会;另一方面,业余学生又有了休闲娱乐的时机,相得益彰。”因为在他们眼中,放弃学业闭门练球并不是“最理想”的斯诺克人才培养模式。

但两人同时强调,即便如此,他们也不会担忧这些小球员的未来。在平常的教学中,他们都把“德”放在了第一位。张毅图总结说,“一个品行端正的球员,无论你以后打不打斯诺克,肯定也能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如何突围是东莞斯诺克面临的难题

如何在众多城市的“围剿”中顺利突围是如今摆在东莞斯诺克人面前的一道难题。据悉,本届比赛后,东莞或将建立专业的斯诺克培训基地和培养专业人才的学校。如果“梦想”真能照进现实,东莞的斯诺克水平无疑将会向前跨越一大步。

小知识

斯诺克(台球运动)

斯诺克的英文名为“Snooker”,意思是“阻碍、障碍”,所以斯诺克台球有时也被称为障碍台球。此项运动使用的球桌长约3569毫米、宽1778毫米,台面四角以及两长边中心位置各有一个球洞,使用的球分为1个白球,15个红球和6个彩球(黄、绿、棕、蓝、粉、黑)共22个球。击球顺序为一个红球、一个彩球直到红球全部落袋,然后以黄、绿、棕、蓝、粉红、黑的顺序逐个击球,最后以得分高者为胜,满分为147分。 部分文字及信息内容分别转自《中国台球协会官网》、《东莞时报》,部分图片来源李建兵教练直接分享等。


图文编辑整理、文体一家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杨云华先生。

                                        2018年07月13日

友情链接
APP手机网站
<友情连结> 济南轻骑摩托车有限公司 浙江东日股份有限公司 深圳市帝狼光电有限公司 China Cotton web directory Textile Other Expor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