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超企联赛新闻 -> 温网、波马、环法、全英赛 百年赛事文化做主

温网、波马、环法、全英赛 百年赛事文化做主



【百年之议·核心】百年赛事文化做主

百年温网、百年环法等拥有百年历史的体育赛事,其核心还是文化。每个赛事运营实际都在传承着其背后的文化理念。百年赛事涉及的文化有两个层面,最核心的层面是宗教性质的,其内容上千年不变。像中国的孝道,是关于公平正义等理念;其次是规则层面的内容,像法律,它不是朝令夕改的。体育就是规则化的文化,它有固定的人口,有不断涌现的明星人物,就像是宗教中的信仰者和偶像之间的关系。温网、法网、环法等百年赛事,都掌握着规则化文化的核心理念。通过体育比赛制造悬念,创造新的明星,满足体育迷们的期待。只要游戏的规则不变,只要赛事有份量足够重的明星,它就会粘合相当数量的人群,就可以保持长久的、良性的循环历史。现在中国体育,特别是中国足球面临的问题,是没有明星,只有一群愤怒的球迷。中国足球的球员总体看素质不高,更缺少有素质的明星,从而造成了中国足球失衡的现状。


从文化背景去看待百年体育的昨天、今天与明天,才会看得更清楚、更深入。只要我们把握住文化的规律,从建设一个新文化价值观为切入口,用5到10年时间培养一代有素质、有文化追求的人,中国足球是可以有未来的,中国体育也会走上打迼百年赛事的正确道路。


136年【百年之事·温网】温网为何执著“白衣飘飘”

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赛事之一,温布尔顿网球公开赛一直是网球选手的梦想舞台。相比于其他三大满贯,温网有着太多的特色之处:比如向王室行屈膝礼、赛后现场不安排采访、球员相约一起走出球场等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参赛男女选手们要求身着白色球衣参赛。那么,这一传统从何而来,温网为何要坚持穿白色球衣?这中间到底深藏着哪些故事呢?


白色球衣始于百年前

一百多年前,英国人在开创温网赛事时就硬性规定,参赛选手必须身着白衣,原因是高贵的英国人认为,白色象征优雅高贵,它与这项运动当年从王室和上流社会开始流传的背景遥相呼应。一百多年来,网球不再是贵族的专属,但它的优雅高贵气质却始终如一,所以没人愿意打破这白色的传承。 近年,由于商业化的强力渗入和和比赛选手越来越强调的个性的彰显,白色球衣的规定还是发生了一些微调:比如允许男选手的无袖衫,女球员的热裤也不再被拒之门外;一些少量的色彩渐渐融入球衣,但白色仍旧是主色调。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化,这就不得不说近年发生的一些典故。


库娃小黑裤被拒

百余年以来,有没有人对温网的白色提出挑战?当然有,她就是曾经以领导网球时尚著称的俄罗斯名将库尔尼科娃,当年她曾经穿着一条小黑裤试图进场参赛,但这怎能逃得过眼尖的裁判?坚守温网传统的裁判们要求库娃回更衣室换装。在厚重的百年历史传统面前,尽管当年的库娃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她还是只能选择妥协……,不过,正是有了当年尝鲜失败的库娃,才有了近年温网在穿衣色调上的微调,这也算是库娃对百年温网的一些贡献吧。


阿加西“找不到”球衣

年轻的阿加西狂傲不羁,他曾将自己打扮成一只花蝴蝶出现在草地赛场上;对于温网的白色服装规定,阿加西更是极为不满,当年充满了叛逆精神的阿加西,为抗争不惜采取了一种极端的应对方式。上个世纪在八十年代,处于巅峰状态的他连续3年拒绝出战温网比赛,当时他给世人留下了一个谁能明白的借口–在他的衣橱里没有适合参加比赛的白色球衣。不过阿加西会老的,老了的阿加西就会明白传统的意义与内涵,当阿加西最终捧起温网冠军奖杯时,他仍然乖乖地穿上了白色运动服。那一时刻,他懂得了什么是百年的温网,百年赛事的力量又是多么地强大。


“有史以来最短的吊带裙”

尽管没脱离白色的色调,但俄罗斯美少女莎拉波娃在其首次捧起温网冠军的2004年,穿着的那条超短吊带裙还是引起了很大争议。当年温网的规则是,女选手必须以长衣、长裙出战,不过,这一规定如今已逐渐弱化,莎拉波娃这条著名的吊带裙,不仅让温布尔顿记住了她的年轻美丽,更让无数英国男士想入非非。从这条史上最短的吊带裙来看,英国人并不是那么地固执不变,百年赛事的魅力不仅在于坚守,而且也会在不违反大的原则下,善待一些小的违规,这也是百年赛事的一个特征。


116年【百年坚强·硬汉】波马不惧恐怖

波士顿马拉松,俗称波马今年成为国际体坛的焦点之一,不是这项赛事出现了世界最好成绩,而是在面临恐怖袭击时,这项百年赛事表现出的勇气与硬汉形象。


在每年于爱国者日(四月的第三个星期一),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举行的马拉松比赛。1896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成功催生了于1897年创立的波士顿马拉松,这是全世界最古老的马拉松比赛,也是世界五大马拉松之一(其他四个分别是伦敦马拉松、柏林马拉松、芝加哥马拉松和纽约马拉松)。


波士顿马拉松始于1897年4月19日,是全球首个城市马拉松比赛,当时只有15位跑者参加。从创办至今,波士顿马拉松每年一次,从没间断过,通常在4月中旬进行。在1986年以前,波士顿马拉松一直沿用古希腊的方式,对优胜者的奖励只有头戴橄榄叶编成的花冠,颁发奖杯,但没有奖金。2013年的奖金总额超过80.6万美元,冠军可获约15万美元的奖金。2013年4月15日,美国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终点线附近发生至少两起爆炸,造成3死百余人受伤。


提起波士顿马拉松,还少不了一对父子。爸爸推着轮椅,和儿子一起,跑。迪克·霍伊特1940年6月1日出生,快73岁了,儿子里克·霍伊特1962年1月10日出生,已过了51岁生日。今年迪克推着儿子,跑了40公里,已接近42.195公里处的终点,爆炸发生了。后来迪克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只需要继续前行,不能让这种事阻止我们。”


儿子里克出生时,脐带缠脖,脑组织严重受损,只能勉强动动头,动动膝盖。他用笑容,以及头部控制的计算机与人沟通。15岁时,一个同学遇车祸瘫痪,他问爸爸,能不能参加学校的长跑募捐。40岁的迪克推着轮椅,和儿子跑完了全程,而且不是最后一个。里克太高兴了,他对爸爸说:“你推着我奔跑,当风吹着我的脸,我觉得自己不是残疾人了!”从此他们开始了奔跑。1981年他们报名参加波士顿马拉松,但成绩没达标,只好参加非正式比赛。1983年他们在华盛顿跑出了2小时45分30秒的成绩,拿到了波士顿参赛资格。从此他们跑到2013年,30场,一场不落。他们跑遍世界1091场比赛,除了马拉松,还有铁人三项。壮年的父亲跑到了老年,少年的孩子也年过半百。这是一对铁打的父子。

1996年,波士顿马拉松百年庆典,他们入选十大最有影响力的马拉松选手;2006年,他们的故事拍成了电影《Team Hoyt》(《霍伊特之队》)。今年4月8日,波士顿马拉松赛一周前,他们真人大小的雕像,在霍普金顿马拉松的起点附近揭幕。


110年【百年传承·环法】110年的历史之途

毫不夸张地说,环法自行车赛就是自行车运动中的奥运会!从1903年起开始,除被两次世界大战打断外,每年夏季七月法环赛风雨无阻,至今已走过了110年的时光。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一段历史。


1902年:苏醒之晨

说到环法就必须从1902年11月20日的中午说起。那一天,《汽车报》主编亨利·戴格朗吉与好友勒费弗尔相约于“苏醒之晨”咖啡馆,两人闲聊中突然产生了一个惊人想法:组织一次环绕法国的自行车大赛。那时自行车运动已在法国相当流行,因此这个但是议一呼百应。可惜说着容易办得难,赛前一周组委会才收到了15个参赛报名表,原因是敢于骑行2428公里的人并不多。法网组委会想到重奖之下百有勇夫的古训,果断提高了参赛奖金,于是1903年7月1日,60名头戴鸭舌帽、身穿绒线衫的“勇夫”从“苏醒之晨”出发,踏上了首届环法赛的征途,开启了此后延绵110年的环法大赛。


1904年:人墙护卫

环法不仅仅是车手的征程,也是车迷的狂欢舞台。不过,闹大发了,后果也很严重。1904年环法第一赛段中,领先的两名选手快骑到圣·埃蒂安时,一辆鱼雷形敞篷汽车从后面追上来,那个司机企图把车手挤下公路,其他人则冲着车手大喊大叫:“让富尔赢!如果你们到了圣·埃蒂安还领先的话,小心宰了你们!”这样的干扰让当时领先的选手们不得不放慢速度,等着东道主选择富尔撵上来。可接下来环法大赛上最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富尔加速猛冲,支持他的法国车迷居然排成人墙,等他过去后,居然将其他车手拦堵在后面。为驱散人墙,法网组织者不得不鸣枪示警,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富尔被除名了。


1919年:漂亮金丝雀

黄色领骑衫如今是荣耀的象征,但法网草创阶段,它却是大家嘲笑的对象,第一个身披领骑衫的欧仁尼·克里斯托夫就被讥笑为“漂亮的金丝雀”。不过,克里斯托夫可是一个拥有钢铁般意志的“金丝雀”。1913年比赛途中,他被汽车撞下山沟,车叉也被撞断,可他楞是扛着自行车,跋涉17公里找到修车铺。按规则他还必须亲自动手,结果花了四个小时把车叉焊好,重新上路。命运弄人,1919年同样的倒楣事再次降临,克里斯托夫又当了一回修车匠,虽然他因此失去了领骑衫,可却赢得了无数车迷们的鼓励,修车铺老板甚至专门还为他在车铺里永远保留一个工长之位。“运气太坏也能得人心啊。”一个著名选手替克里斯托夫说出了心里话。


1930年:广告车来喽

1930年是环法大改革的一年。从那年开始,环法车队不再由某著名商标冠名,而全部改为以国家冠名,成为一个国际锦标赛。所有赛车都由大赛组织者提供,颜色统一为黄色,无任何商标或品牌宣传的痕迹。选手的食宿、收容和医疗也都由组织者负责。广告成为组织者改革的财力保障,它们被刷到一路跟随的汽车上面。1954年法国葡萄酒商甚至请来明星伊韦特·奥尔内,让她一路站在引路车上,用手风琴为领先车手伴奏。尽管那年夏天骄阳似火,奥尔内依然忠实履行合同。由于不得不在脸上涂了厚厚的防晒霜,到赛程结束时,她的脸上竟沾满了飞虫。但她的牺牲是值得的,因为她代表着法网百年品牌的改弦更张,从一个个五花八门的品牌大杂烩,变成了今天既有规整的赛事形象,又能从全球一流品牌赞助商手中拿到充裕的办赛资金,这与奥运会近十几年的改革如出一辙,只不过环法在这方面的变革要比奥运会早得多。


114年【百年流芳·全英赛】钱少没关系 名声更重要

现在世界羽毛球的霸主都在亚洲,但这项运动的发端却是在英国。其中全英羽毛球赛的地位,当年的份量几乎等同于世锦赛、甚至奥运会,主要原因就是它的悠久历史,在羽毛球运动中极为独特。


从1899年开始,全英羽毛球公开赛便定在每年3月的最后一周,在位于伦敦近郊著名的温布利体育中心举行,这几乎就是温网的发端。全英公开赛初期只是英国国内的赛事,后来逐渐扩大到英联邦及全世界,成为一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赛事。由于历史悠久,在全世界有广泛影响,因此在世界羽联1977年创办世锦赛前,全英公开赛被视为非官方的世锦赛,有“小世锦赛”之称。


自19世纪创办以来,全英赛仅在1915年至1919年和1940年至1946年因世界大战而中断。到2010年全英公开赛正好是第100届,它成了当今羽毛球赛事中届数最多的比赛。除了每年3月定期比赛外,全英公开赛在100多年的历史中,比赛地点只转移过一次,20世纪90年代中期,赛事移至英国第二大城市伯明翰,而该市也是现代羽毛球运动的发源地。

近年,全英公开赛的奖金总额一直保持在12.5万美元,属于四星级赛事。不过在每一位羽坛官员、羽毛球选手和羽毛球爱好者的眼中,历史悠久、名声显赫的全英公开赛仍是每年最重要的国际公开赛,因为它代表着这项运动的历史传承,也是我们对羽毛球运动发源的永久敬意。


全英羽球场上的浪漫

很多羽毛球迷对全英羽毛球公开赛的关注并不仅仅局限于赛场上,因为在这个相对严谨的国度,从不缺乏球场上的“浪漫故事”。


2007年全英羽毛球公开赛,林丹谢杏芳的决赛都打得非常轻松,林丹两局分别只让陈郁拿到了13分和12分,皮红艳两局比赛,只从谢杏芳手中得到19分。最浪漫、最轰动的一幕出现在女单颁奖典礼上,素来激情四溢的林丹再有惊人之举,他走上前去,在数千球迷注视下,果断、勇敢,一如他有力的劈杀风格,将恋人谢杏芳揽入怀中,全场球迷的掌声骤然响起。谢杏芳赛后解释:“我知道他赛前就准备好了送我的求婚玫瑰花,但我真不知道他会以这样的方式给我。”赛后连法新社都用“多情”两个字形容他们。如今这对羽坛神雕侠侣的爱情长跑已修成正果,而百年全英的一吻定情,至今仍令无数球迷津津乐道。


同样的浪漫也出现在丹麦选手身上。盖德和马丁曾携手书写过一段羽坛爱情童话,他俩曾被公认为羽球世界的“金童玉女”,一度统治着男女单打赛场。早在1997年爱情的火花便在盖德、马丁两人身上闪现,然而直到1999年的全英羽毛球公开赛男单决赛,在盖德击败印尼选手陶菲克夺冠后,马丁才勇敢地上前热吻了盖德,将这段恋情大白于天下。遗憾的是,王子和公主并没有像童话故事中那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2001年盖德与马丁分道扬镳,从公开恋情至今,数年坎坷、物是人非,两人已不再是当年的“金童玉女”。退役后,马丁于2005年嫁作商人妇,而她曾经的最爱、32岁的盖德至今仍然奋战在世界羽坛。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盖德的妻子,还是他的两位千金,都和马丁有着相同的名字–卡米拉。

友情链接
APP手机网站
<友情连结> 济南轻骑摩托车有限公司 浙江东日股份有限公司 深圳市帝狼光电有限公司 China Cotton web directory Textile Other Exporters